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女警妈妈】(07)【作者:地狱蝴蝶丸】
【我的女警妈妈】(07)【作者:地狱蝴蝶丸】
字数:120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地铁站人来人往,黄强像个小尾巴一样紧紧的跟着妈妈。妈妈自顾自的走着,黄强就直接拉着妈妈的衣角,反正也死皮赖脸了不差这么一点。在别人看来这情形像极了犯错弟弟一路跟着生气的美女姐姐。进了地铁黄强和妈妈被挤到了最角落,妈妈侧靠着车厢墙壁,因为衣服的原因,不方便把胳膊举起来,黄强站在妈妈伸手拉着妈妈上方的铁杆。车停下来,妈妈被晃的差点摔出去。还好有前边的人挤着只是重重的碰到了那个李伟然的背上。

  「不好意思。」妈妈赶忙道歉。

  李伟然色迷迷的回头看着妈妈,「没事。」说着反而往后站了一点,妈妈和那个李伟然挨的更近了。

  妈妈厌恶的向后挪了挪,却黄强拿着菜的手直接圈到了怀里。中间隔着黄强的手和菜李伟然便也没什么动作了。妈妈刚对黄强有了那么一丝感激,接过了黄强手中的菜,很快妈妈就后悔了,黄强在身后又不安分了起来。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黄强的下次时不时的顶在妈妈的屁股上。又有人上来,黄强转过身背对着要开的门,把妈妈圈到了角落里,一只手抓着扶手,一只手放在了妈妈背后。大家都在低头玩手机,或者看着外面,根本没人能看到角落里妈妈的身后在发生什么事情。

  他的手在妈妈背后游走,轻轻抚摸着妈妈薄薄的白衬衫下的脊梁骨,从脖子开始一寸一寸的用指尖划来划去。

  妈妈的呼吸紧张,视线被黄强堵得死死的只能看到黄强轻轻动着的喉结。黄强的皮肤有着少年的白嫩,清晰凸显的喉结浮动后,听到黄强在她耳边地呢喃,「阿姨……阿姨……」一声声轻唤就像羽毛摩挲着耳边,双手按摩着大脑皮层,痒痒的想躲开。凡是把我纹章转到第1绘所的死全家地铁又到了一站,人流涌进来,黄强更是直接被挤到和妈妈紧紧相贴。黄强的手游离到妈妈的腰际,一只胳膊环着妈妈的腰,隔开妈妈和别人的距离,一只手顺着腰线摸到了妈妈的臀部。黑色西服裤紧紧包裹着妈妈紧翘的臀,由于常年工作执行任务经常锻炼身手,妈妈的臀部拥有了近乎完美的曲线,揉捏的时候有着一种反弹的质感。

  黄强捏着妈妈的臀部,不由的想到了掉在地上布丁轻轻晃动的样子,如果拍拍妈妈的屁股,也是这样诱人的画面吧。可是地铁的空间由不得他实践,他也不敢保证突然拍妈妈屁股会不会被打到爬不起来。想到这里,他的另一只手也捏了上去,揉着那两块富有弹性的臀肉。妈妈狠狠得瞪着他,转过了身去,不去看他,总以为背对着他,他就不敢乱来了。

  没想到他更大胆的把手挪到了妈妈的胸前,妈妈用那只本来扶着墙的手阻拦他,却不料一个没站稳,被黄强挤到了墙上更是动弹不得。黄强的手钻进了妈妈的衬衫揉捏妈妈的乳房,妈妈紧张的看着周围,强装着镇定,把菜提到了胸前挡着。

  妈妈不想被人看见的举动,让黄强更加方便,他把妈妈的衬衫撩了起来,拨开包裹着的鲜白乳房的文胸,乳头顶在薄衫底下,那粒樱桃若隐若现,紧张感刺激着妈妈,反而让身体的反应更烈。衬衫摩擦着乳头,黄强的大拇指和食指也配合著揉捏,妈妈的乳头硬硬的挺立着,让人忍不住想舔舐,另一只手绕到妈妈的下体,隔着紧紧包裹身材又薄又滑的西服裤,在指尖在妈妈的阴蒂附近滑动,每次的掠过,都让妈妈忍不住腿软。

  尤其在另一只手触碰完阴蒂后,捏着乳头的手突然用力,突然而来加重的刺激和阴蒂的刺激相互交错着,妈妈感到内裤里早已经变得黏湿。

  这种害怕被人发现的紧张感和羞耻感让妈妈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每一次黄强在耳朵边的呼吸都让妈妈,忍不住夹紧双腿。地铁即将到站,黄强却没有放手的意思,着急的妈妈低头一口咬到了黄强胳膊上。

  拉下来衣服,来不及扣好被解开的第二颗扣子就低下头急匆匆走了出去,风吹着妈妈的衬衫,衣领随着走路的节奏摆动,妈妈的乳房在衣领处若隐若现,白色的工作服衬衫变得妩媚了起来。

  妈妈一路快走,头都不回的回到了家中。黄强也紧跟其后,不紧不慢跟着妈妈一起回到家中。「去哪儿?」妈妈刚进门我就在穿鞋。「去买复习资料。」我看着黄强,不知道他怎么会跟妈妈在一起,黄强拍了拍我的肩膀跟着妈妈就去厨房了。

  这时候的妈妈已经完全不想不想和黄强说一句话,甚至都不想看他一眼。而黄强却一直围在妈妈身边,妈妈去哪,他就跟去哪。有时候妈妈就会不耐烦地瞪黄强几眼,可是每每到这个时候,黄强并没有停下来。甚至有时候还会用那种很是色眯眯的眼神迎上去,这就让妈妈更无语,更无奈了。

  妈妈进了厨房准备做饭,百无聊赖的黄强只好倚在厨房门上看着妈妈。妈妈将买来的菜放到了操作台上,找了半天弯腰去抽屉里拿辣椒。妈妈背对着黄强,西服裤紧紧包裹的屁股正对着黄强,可能抽屉被什么卡住了,妈妈怎么都拉不开,用力的时候身体也跟着扭动着,圆润的屁股就在黄强的视线里扭来扭去,地铁里的撩拨已经让他浮想联翩,这会看到妈妈的屁股就在眼前,更是让他血脉喷张,咽起口水来。

  他真想上去仔细的抚摸着妈妈光滑的屁股,就用这个姿势和角度将阴茎插入妈妈的体内。他仿佛看到了妈妈的手已经撑在案板上,洁白的屁股在对着他摇摆。地铁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受不了了,这会好不容易按捺的情欲,又被重新点了起来。黄强的脚从厨房那个的门上跨了进去,妈妈从地上直起腰来。

  「你出去。」妈妈带着气不耐烦的说他。「我给你帮忙。」黄强从妈妈身后走近贴近妈妈的身体。凡是把我纹章转到第1绘所的死全家妈妈躲开他,他又凑了上去。黄强把手搭在妈妈肩上,然后从后面凑到了妈妈身旁,故意将呼出的气体紧紧地贴着妈妈的耳朵吹出来。这时候黄强的手已经顺着妈妈性感的身材,从背缓缓地摸了下来。摸到妈妈的屁股之后,黄强顺势摸了两把,最后还不忘轻轻的捏了一把。

  那会地铁上的事还让妈妈憋着一口气,黄强厚颜无耻的却又把手放到了妈妈的屁股上,「阿姨……」他把嘴巴凑到妈妈耳朵边,「帮帮我…………」黄强的下贴近了妈妈的屁股,似有似无的摩擦着,触碰着妈妈丰满的臀。

  妈妈压着火气,躲开他去洗菜,他却直接掏出了自己发涨的阴茎在妈妈的西服裤上蹭来蹭去,手不安分的从大腿摸到屁股。洗菜的妈妈实在忍无可忍,对着黄强的脚就要踩上去,却被黄强躲开一把抱在了怀里。

  「这次没踩到。」黄强得意的说,像小孩子做游戏赢得了胜利。

  妈妈被黄强从身后紧紧抱住,脖子瞬间感到一个温润的东西,随之就是蜻蜓点水般的亲吻直到耳根,本来挣扎的妈妈被耳朵的酥麻弄得失去力气,本来可以挣开的禁锢也变的困难起来。黄强将妈妈的耳垂含在口里,妈妈竟然难受的发出声音,「别这样,放开我。」妈妈的挣扎变得没什么力气,只是身体在动而已。
  这种难受是身体上的酥麻无法抵抗的表现,黄强似乎发现了妈妈的敏感地带,每次在耳朵边的亲吻都让妈妈变得失去防御力。黄强试着在妈妈耳边轻轻吹气,发出一点奶生奶气的哼声,妈妈的呼吸更急促了,试图挣脱的欲望也变得更强烈,不安分的乱动着,可根本逃不出去。

  「嗯……不要……」妈妈软软的声音却更是刺激到了黄强,他轻轻咬着妈妈的耳朵,想起今天地铁上揉捏妈妈乳头时妈妈的慌乱,黄强把放在屁股上的手挪到了妈妈胸上。熟练的揉搓着妈妈的乳头,妈妈的声音已经不是拒绝了,「嗯……嗯……」听起来已经开始迷乱了。黄强坏笑着用力捏了一下妈妈的乳头,妈妈忍不住「啊」了一声。黄强早已经硬邦邦勃起的阴茎,不停的敲打着妈妈性感的屁股,甚至隔着衣服去戳妈妈的屁股。

  妈妈在尽最大的努力克制住不听话的身体反应,可还是忍不住迷离这眼神,在耳朵和乳头的双重攻势下,妈妈仰着脖子轻轻的哼了一声,身体也下意识的微微颤抖了一下,整个人在那一瞬间瘫软了一下,身体失去了重心。眼看快要跌倒的时候,黄强想顺手从后面抱住妈妈,却将妈妈踢人的修长的美腿一把抱住,整个人向前一压。

  黄强一把搂过妈妈的脖子说:「怎么了?不舒服吗?」说完,一把把妈妈转向厨房窗户,一只手紧紧地楼主妈妈不让妈妈挣脱,另一只手则是隔着衣服不停的在揉捏妈妈的乳房。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就在这时,黄强还不忘紧紧贴着妈妈的耳朵,用力穿着粗气,让呼出的气体不停的冲击着妈妈最为敏感的耳垂。

  虽然妈妈很是讨厌黄强的行为。可是身体还是有了反应,妈妈的两个乳头早就坚挺了起来,虽然隔着衣服,却依然看得清这两颗诱人的小豆豆。黄强此刻用手指围着妈妈的乳晕,贴着已经坚挺的乳头来回转圈滑动着。不仅如此,黄强还在故意去用舌头去轻触妈妈的耳垂,甚至还会经妈妈的耳垂含在口中。妈妈此时的身体已经经受不住这样的玩弄。浑身早已瘫软,如若不是黄强在后面扶着,恐怕妈妈早已经躺在地上起不来了。黄强在妈妈耳边呢喃:「你最敏感的地方果然是乳头和耳垂呢。」

  此时此刻的妈妈已经无力反抗了。妈妈现在额头早已满布汗珠,仰着白皙的脖子,锁骨在妈妈急促的呼吸节奏中一隐一现,坚挺的乳房也随之上下起伏。妈妈闭着眼,咬着下嘴唇,时不时还能传出低低的诱人的娇喘。黄强看见妈妈这个时候的反应还不忘微微用力捏一把妈妈的乳头,妈妈也只是身体本能的颤抖。这更激起了黄强此时此刻的性欲。

  这个时候黄强顺着妈妈的身体摸下去,一直到妈妈的两腿之间。黄强摸了一把:「果然都湿透了……」说着便将手指插入了妈妈的阴道。最后就开始了有节奏的抽插运动。这个时候的妈妈已经再也恩奈不住心里最初的冲动,最终还是随着黄强的节奏,微微放声娇喘了出来。黄强触摸到妈妈阴道内的一处褶皱,微微用力按压着,妈妈的呼吸变得急促,开始颤抖。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黄强像是试探一般,没有停下来而是更加用力的去小幅度动着手指。是这里吗?「黄强在妈妈耳边轻轻地问,妈妈没有回答只是忍不住的呻吟着。黄强见状,二话不说就加快了抽插频率和,速度。妈妈此刻的表情已经无法形容。

  妈妈迷离着双眼,仅仅的咬着嘴唇,双眉紧紧地锁在一起。却丝毫没有想让黄强停下的意思。

  随着黄强的节奏妈妈的娇喘生越发清晰,声音起伏的频率也逐渐加快。最后还是恩奈不住,随着一声清澈舒畅的叫声,妈妈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阴道里流着妈妈的水,喷射而出。

  这时候的黄强早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饥渴。他看着这个时候的妈妈已经筋疲力尽,就连喘息的声音都十分微弱。黄强用一直在勃起的阴茎隔着妈妈的内裤,来回蹭了几下,见妈妈反抗的毫无力气,便想,就趁此时此刻,和妈妈再来一次鱼水之欢也是不错的。想着想着,黄强就把妈妈的上衣解开,露着妈妈的文胸,随后就轻轻将妈妈的文胸推了上去,两个完美坚挺的乳房就这么再次呈现在了黄强面前。在这过程中妈妈不停反抗。

  可能是妈妈高潮过后再无力做其他事情,就算反抗也只是表面象征性的。黄强见有机会,便顺着去脱妈妈的内裤,此时的妈妈面目表情略显无助,好像是在挣扎,却又没有任何效果。等到黄强脱掉妈妈的内裤,妈妈还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自己的阴道,可还是被黄强一把甩开,凑了上去细细闻了一番,还不忘伸舌头软软的舔了几下。黄强看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对妈妈进行这最后舒服又爽快的一击了。

  然后黄强扶着自己勃起的阴茎向妈妈这里靠了过来。妈妈惊恐万分,就在黄强马上得手的时候,妈妈猛然起来,冲着黄强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重重的打在黄强的脸上。黄强懵了。妈妈把手撑在厨房的操作台上平静着自己,火气直冒,「滚!」黄强还试图凑过去,却被妈妈迎面而来的眼神给吓了回去,「马上滚!
  「这次妈妈是真的怒了,他知道他要再过去,估计会骨折在这里。他穿好衣服看了妈妈一眼,就出门去了。我刚好回家,他怒气冲冲的瞪了我一眼,让我心里渗得慌,不会明天又要打我一顿吧。他很久没欺负我了。我心有余悸的回到家,妈妈正在切菜,可是脸色很难看。我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妈妈……「妈妈淡淡的说了一句」饭还得一会。「

  「妈妈……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妈妈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言不发的看着墙壁,过了会对我说「以后不要带黄强回家了。」又开始低头切菜,切的很使劲。我也没敢再问,乖乖回到卧室写作业,最好还是不要惹妈妈生气了。

  妈妈在警察局的工作,有时候需要执行危险任务,有时候需要做一些很无聊的事情,比如给我们开讲座,更多时候都是一些常见的打架斗殴抢劫之类的。最近又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最近妈妈参与大案子没什么进展空闲时间也比较多,所以警局就把这个案子分给妈妈了。

  中午的时候妈妈收拾东西打算先去那片小区去做个调查,这时候李警官笑眯眯的进来了。

  「有事吗?」妈妈拿起文件夹正要走。

  「你要出去吗?」李警官笑着问妈妈。

  「怎么了?」妈妈对李警官的笑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预期一如既往的平淡。
  「我……我……想请你吃个饭。」李警官有点害羞地看着妈妈,支支吾吾的说着。

  「不好意思,我有案子要出去。」妈妈直接回绝了他走出了办公室。李警官跟了上去追问妈妈,「是入室抢劫的那个吗?」

  「嗯。」妈妈不回头自顾自的走着,并不想和他闲聊。

  「上司让我跟着你一起去,让我多学习学习。」李警官笑嘻嘻的跟在妈妈身边,很诚恳的说道。

  「一会调查完可以一起吃个饭吗?黎警官。」他还是不肯就这么放弃,又一次的带着恳求的语气询问妈妈。

  妈妈停了下来,清澈却冰冷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李警官,既然是学习,就不要再说工作之外的事情。现在是上班时间。」李警官被妈妈说的满脸通红,尴尬的搓了搓手不再跟妈妈搭话,只是紧紧的跟在身后。

  「李警官。你去那边,我们分开行动。」妈妈叫了他一下,他赶快小跑到了妈妈身边,他以为妈妈不愿意搭理他了,正愁云满面的自责,妈妈的一声「李警官」有给了他一丝希望,这让他跌落谷底的心情马上又是晴天。

  一中午的调查还是有收获的,妈妈从居民那里得知这里的治安一直以来都不错,也不会发生什么偷盗抢劫的事情,只是最近总有些中学生出入,也不是这个小区的孩子。李警官问到了那些中学生的特征,这让妈妈想到了我和黄强的校服,她对我的学校是熟悉的,看样子应该是我们学校的人。

  回家的路上妈妈想起了上次和黄强混在一起的社会青年,黄强不是个乖乖学习的孩子,整天和那些人乱混,没准知道些什么。可是上次在家里和黄强发生那样不愉快的事情,再打电话过去多尴尬,妈妈拿起电话又放下,最后还是打通了电话。

  「喂……去你大爷别打我……你把我雷呢,走走走,我掩护你……」黄强那边乱糟糟的接了电话还在忙着做其他事,妈妈一听就知道在打游戏,火气又有点上来了。

  「黄强。」

  「你谁啊?……卧槽,你别去那边呀,过来!……」

  妈妈沉默了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我是黄正桐的妈妈」
  「黄正桐?妈妈?……」黄强嘟囔着,那边突然安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一会电话里又传来黄强的声音,却不嘈杂了,他完全换了种语气带着欣喜,「阿……阿姨……您有什么事情?」

  「最近有小区发生了入室抢劫案,嫌疑人可能和你们学校的学生有关,你有听到过相关消息吗?」

  「额……这个……」

  黄强犹犹豫豫的样子让妈妈猜到他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又怕他不肯说。
  「黄强,知情不报是包庇罪犯,也是要被处罚的。」妈妈故意吓了吓他。
  黄强果然兜不住了,「我没有包庇呀,我也是听说的。」

  「你听到了什么。」

  「最近确实有些人和我们一些同学联系,那些人看起来不像好人,里边有些人的纹身我感觉特别眼熟,就是……就是……那天我们在厕所跟踪了的那个人那种纹身。」

  「好,我知道了。我有个很重要的事交给你,你能做好吗?」

  「我尽力。」

  「你帮我注意一下这伙人,在学校有什么新的动作及时告诉我。」

  「好!可是……阿姨……」

  「怎么了?」

  「我帮你这么重要的事……总得……那个……那个。……有点回报吧。」
  「等你真拿到有用的消息再跟我谈这些。」妈妈好气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妈妈的线人李伟然很久没联系妈妈了,上次的事之后也再没有新的进展,回家吃过饭以后已经很晚了,妈妈摸着爸爸的照片发呆,最近的消息这么少,妈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新的头绪。电话响了,妈妈回过神来,是李伟然,「喂。」
  「绮雯姐,我有东西给你。」

  「哪里。」

  「我在你们家附近的公园门前。」

  妈妈到我门前偷偷看了一眼,看到我在睡觉,便穿了衣服出去了。李伟然拿了一只录音笔,说是组织信息。妈妈打开听了听,都没什么大用,却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而且让她厌恶的声音,那是老油条!妈妈又仔细的听了几遍,老油条油腻腻的嗓音说着「被给我带来麻烦。」看来老油条确实是和这个组织有关系,之前总是不确定,虽然是意料之中了,但还是难以相信,妈妈还报着他不是其中之一的希望,毕竟老油条是个警察,做出和犯罪集团合作的事可不是个小事情。
  「绮雯姐……我……我做的还行吗?」李伟然眼巴巴的看着妈妈,贴了过来,像只期待奖励的小狗。趁着妈妈在想事情没注意他,他一把上去抱住妈妈。妈妈反应的及时,看到李伟然小小的个子冲着自己扑过来,本能的一把推开,却因为太使劲推到了马路上。

  一辆车疾速过来,妈妈眼疾手快把他拉了回来,李伟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就和妈妈一起倒在了地上。李伟然重重的压在妈妈身上,让妈妈半天喘不过气来。

  他的头贴着妈妈的胸。妈妈的身上散发淡淡的香,鼻尖触碰到酥胸的柔软诱惑着人去靠近,早就蠢蠢欲动的线人更加无法离开现在压在身下的妈妈,趁着机会动气手脚来。李伟然的鼻尖在妈妈文胸没包裹完的白皙嫩滑的肉上似有似无的触碰着。呼吸的湿热让妈妈痒痒的。

  「起来,李伟然。」妈妈用手推开他,他却死死的压着妈妈不肯起来。
  「绮雯姐……」他的头凑到了妈妈的脖子边,「我好想你。绮雯姐。」
  妈妈越是用力推他,他越是压的紧。妈妈出去的时候为了方便直接套了运动短裤,修长的腿在夜色里也一览无遗。线人春心荡漾,无法自拔,妈妈越是反抗,他越是兴奋。

  李伟然紧紧地压在妈妈身上,整颗头埋到了妈妈的胸前,嘴唇和鼻子正对着妈妈的乳沟,他伸出了舌头挤进了妈妈深深的乳沟里,在露出的那一点乳房肉上滑来滑去,被口水沾湿的地方在风中凉凉的,舌头却是温热的,这种痒痒的感觉变得格外清晰。妈妈忍不住弯曲起自己的大腿,却被李伟然抓住了机会顺着短裤的裤腿就摸到了臀部。李伟然的手没有急着去到阴部,而是肆意的揉捏着妈妈的屁股,又滑倒大腿根部摸着内侧敏感的嫩肉。

  妈妈忍不住的扭动,他掀起了妈妈的衣服,将乳头含进了口中。本来在挣扎的妈妈,似乎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舒适感在全身蔓延。李伟然看到妈妈稍微安静了以后,加快了舌头的动作,舌尖在妈妈的乳头上飞快的扫动着。舒适感开始变得刺激,妈妈的下体像是在呼吸一样,忍不住的想去加紧腿。李伟然却自己的腿分开了妈妈的腿,不让她合起来,这更让妈妈觉得难过,这种快感让她无可适从。
  李伟然的一只手上下抚摸着妈妈修长白皙的大腿,另一只手伸出手指,不开始挑逗着妈妈性感的唇。随着李伟然轻抚妈妈大腿内侧根部,妈妈口中隐约发出诱人的娇喘。李伟然借机将食指伸进妈妈的口中,让妈妈微微含住,不断的用食指玩弄妈妈的舌头,妈妈身体在李伟然的身下不停地扭动着。

  李伟然紧贴着妈妈的完美的身体曲线,往上闻着妈妈甜美的气息,直至来到妈妈的耳边,李伟然早已按耐不住自己澎湃的心潮,急促的呼吸萦绕在妈妈的耳边。呼出的气息,痒痒的冲击着妈妈敏感的耳朵,李伟然还尝试去用舌头舔妈妈的耳垂,并努力将其含在口中,用舌头细细挑弄。

  此时的妈妈已经全然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只能在线人身下扭动着。下体已经湿漉不堪,线人摸了一把,嘴角缓缓上扬,舌头攻进了妈妈嘴里。

  李伟然轻舔着妈妈的上嘴唇,像是舔舐一片柔软的云,舌尖软软的触碰跌进温柔湿润的云层里。李伟然咬住妈妈的嘴唇,那份柔嫩被囚禁在齿间,妈妈的呜咽被舌头堵在了喉咙里。李伟然吸住妈妈的舌头,这是嘴巴里嘴唇之外的另一个美味,妈妈的抵抗被以为是调皮,小小灵活的舌头抵抗着,却抵不过李伟然舌头的力量,被死死的吸进李伟然的嘴巴里,李伟然捕获到了这粉嫩的舌头便不松口,任你怎么挣扎。「唔……嗯……」妈妈的声音像是催情剂,让李伟然更加兴奋,越发觉得这嘴唇有种别样的味道,忍不住流连,不愿意松口。口水在两人的唇舌推搡间交换,从妈妈嘴里吮吸来的液体,让李伟然觉得甘甜。李伟然的舌头充斥着妈妈的口腔,横行霸道的在口腔搅动,妈妈的舌头只能被挤来挤去依附着李伟然的舌头。舌头的掠夺已经不能满足他,他渴望霸占全部,嘴唇将妈妈的整片花瓣吞噬,李伟然的大口用力吸着妈妈的双唇,因为过分的啃咬和吮吸,妈妈薄薄的嘴唇红肿了起来,反而显得异常丰满,水嘟嘟的唇上残留着口水,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只是舌头的攻势就已经让妈妈喘不过气来,胸脯上下起伏着,浑身的燥热从嘴唇一直传到下体,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大口呼吸着,渴望着被滋润。

  可是理智总是快感的敌人,妈妈抬起腿想要蹬开这个挑逗她的李伟然。却被抱住了大腿,舌尖触碰到敏感的内侧,妈妈忍不住哼出声来,「啊……」,妈妈的反应暴露了自己的敏感,李伟然的手从摸进了短裤,揉着妈妈的屁股,舌尖在大腿内湿湿的舔舐,像温热潮湿的虫在柔软的肉上蠕动爬行却无法摆脱。

  这种不强烈但是纠缠不休的痒累计成快感,刺激着妈妈。李伟然的动作却到此为止,没有去快感可以释放的地带,而是转手滑到了妈妈的腰间,衣服掀起来,从腰间一寸寸开始舔,时而重重的上去,时而舌尖轻点,这样交错往复,身下的妈妈得到的永远是打破预兆的意外快感。马路边的草坪上,还要提防着被人看到,这可是家附近的公园,紧张感让妈妈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害怕让妈妈变得更加敏感。

  舌尖来到胸前,昏黄的灯光下妈妈的乳房的轮廓变得模糊。乳头被吞进口里吮吸着,李伟然发出啧啧的响声,羞耻感刺激着妈妈,可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却让她不由得娇喘,挺立的乳头像夜里含苞待放的花蕾,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被李伟然舔舐过后变得鲜红。妈妈的水早已浸湿内裤,下体的空虚渴望被人填满。意乱情迷的快感让她理智混乱,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在做什么,像是在抵抗又像是迎合。

  李伟然搂着身体半软的妈妈向不远处的厕所走去,虚弱的妈妈推搡着他,「放开我……」

  李伟然加快了脚步,进到了公共厕所里,巨大的镜子照着两个人的模样,妈妈看见了面色潮红的自己赶快别过了头,却发现自己被带进了男厕所。

  「快让我出去!」妈妈推开李伟然要走,却被一把拉了回来推到了隔间里。
  「这里不会有人来的。」李伟然一把关上了隔间的门,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蜡黄的皮肤,李伟然又矮又瘦像一根营养不良的干木柴。李伟然迫不急待的将手塞进妈妈的衣服里,指头直接去揉捏妈妈早已挺立的乳头。

  妈妈虚弱的靠在门上,双手在他肩膀上放着像是要推开,却只是身体对理智背叛的表现。「啊……」李伟然一口咬到乳头的时候,妈妈发出了一阵带着颤音的娇喘。李伟然轻轻啃咬着,酥麻的电流冲击着妈妈的身体,她感到下体觉得被撩拨着,多渴望被触摸着释放累计的快感。李伟然看到妈妈不安分的扭动和咬着唇难受的面容,知道是时候了,一把拉下了妈妈的短裤。短裤顺着妈妈细直的腿滑到了脚底,妈妈被突然的动作吓的夹紧了腿。

  李伟然的嘴巴压上妈妈朱唇的同时,将膝盖顶到了妈妈的双腿之间,下体的液体从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李伟然的指头毫不犹豫的插进了那条缝隙中间,随着妈妈的一声娇喘,李伟然开始快速抽动着,妈妈的阴道挤着李伟然的指头阻止他进入,即使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那里还是那么的紧致,真叫人不可思议,也正是因为这样,和这个女人做爱才会叫人念念不忘。粉红的小穴留着口水在一开始的拒绝以后就将李伟然的指头吞噬进去,阴道内壁的肉紧紧地包裹着入侵的异物,拥挤着,摩擦着。这样的动作却不断的传递着快感,妈妈已经被李伟然的双手和嘴唇撩拨的毫无招架之力。

  李伟然早就知道了妈妈的敏感点,插入的指头每次都直戳要点,妈妈大口喘息着,发出无法忍受的呻吟。李伟然的手指湿漉漉的将妈妈体内的水也带了出来,阴毛也湿了几缕。李伟然将自己的指头放入自己口中,舔舐自己手上妈妈的液体,发出享受的声音。妈妈看着李伟然舔舐自己体内的液体,不由得红了脸,别过头去。

  可对遇李伟然来说,妈妈这样害羞的模样更撩人。他看着妈妈便跪了下去,妈妈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李伟然要干嘛,正要张嘴问他,却被李伟然堵住了下体,一句话在喉咙里变成了一声绵长的娇喘。李伟然将妈妈的阴唇含在口里,舌头在缝隙中扫来扫去,柔软的阴唇小巧的绽开在那里,阴蒂开始露出小小的头,李伟然用舌尖去触碰,妈妈忍不住的颤抖,李伟然吮吸着阴唇在妈妈放松的时候,又一次扫到阴蒂,妈妈发出一声轻哼。阴蒂也在撩拨中露出了全部,小小的挺立在湿淋淋的阴唇上方。

  李伟然将这粉色的小豆豆含入口中,舌头轻轻的舔舐,稍稍用力吮吸。妈妈的呻吟变得不停颤抖,双腿呀没了力气跨坐在李伟然肩膀上,反而使双腿开的更大。李伟然趁机握住了妈妈的膝盖,不让她并拢双腿。阴道的水在一番攻势下流个不停,李伟然的脸上全是妈妈下体的透明液体。妈妈的身体不停地颤抖,李伟然的肩膀被抓出了红红的指甲印。

  随着一股喷射,李伟然停下了舌头的动作。他舔了舔嘴周妈妈的蜜液,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脸。站起身扶着虚弱的妈妈。汗水湿了妈妈的碎发,贴在妈妈的额头上。妈妈的脸红的发烫,嘴巴微微张开,眼睛无力的看着地上。

  李伟然将妈妈的手扶着撑着厕所隔间的门,背对着他,李伟然裤子脱到一边,硬邦邦的阴茎敲打着妈妈的屁股,在妈妈的阴道口蹭来蹭去。湿润的下体,一不小心就要滑进阴道里去。阴道里流出来的透明体液,成了阴茎的润滑剂,他在妈妈的屁股缝间滑动着,妈妈的阴唇早已经绽开在阴道口两侧,等着阴茎的插入。
  妈妈难受的要站不稳,却被李伟然从胳膊底下扶住,同时粗大的阴茎也渐渐被粉红湿漉漉的洞口所吞没。被着紧紧的甬道包裹的刺激,让李伟然眯起了眼睛,温暖湿润的地方让李伟然觉得舒适,甬道内的褶皱的刺激又带给李伟然大脑发麻的快感。李伟然瘦小的身体微微的有汗冒出来,撞击着妈妈的屁股,妈妈的身体白皙却微微发红。

  欲望在一层层堆积,李伟然用手抬起了妈妈的一只腿以便更好的深入,妈妈修长的腿挂在李伟然的胳膊上,每一次的撞击都让腿部的肌肉跟着紧缩一次。妈妈一只腿站不住了,李伟然便坐到了马桶上,拉着妈妈的胳膊试图让妈妈跨坐到他身上,妈妈不愿意也不再去看他。

  「求你了绮雯姐,就这一次……绮雯姐……」李伟然卑微的恳求着妈妈,妈妈犹豫地转过了身,被李伟然拉到了自己面前。

  他打开妈妈的腿,扶着妈妈的腰,对准了那根肉棒缓缓地坐了下去。直立的硕根深深的插入阴道直抵蜜穴深处,像是期待已久的发射终于射中目的地。突如其来的刺激妈妈忍不住喊了出来。

  「啊~ 」,这根肉棒像是要穿透妈妈的的身体,妈妈的阴道紧张的紧缩起来,李伟然感到阴茎被阴道紧紧的含住,进入没有那么容易,需要更大的力气。
  李伟然扶住妈妈的屁股帮着她上下运动,妈妈笨拙的扭到自己的屁股,洞口和巨大的阴茎似乎因为着急而不够默契。

  妈妈白的发亮的乳房挤着李伟然粗糙的脸,跳动在他眼前。李伟然胡乱亲吻着,抓不住这两只跳动的白兔。

  只能让舌头胡乱的舔。而妈妈早已被下体的快感充斥,被彻底分开的双腿让下体的每一个敏感带都能被冲击,每一次的深坐都是妈妈需要的深度和力度,但随着插入的次数,找准了位置的插入变得连贯和快速起来,妈妈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身体的快感来源于此时的动作,她的更配合的动了起来。频率的主动权到了妈妈手里,她的身体不由得为自己的快感运动着,随着节奏越来越快,妈妈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带着哭腔。

  白嫩修长的指头紧紧的掐住了李伟然的肩膀,指甲嵌了进去。妈妈仰着脖子欲望要从喉咙里出来一般,李伟然在妈妈的丰乳中得到了温存,两只青筋凸显的大手紧紧抓着妈妈的屁股,留下一道道粉红的指印。

  这样的力道也增加了妈妈的快感,催促着妈妈达到欲望的巅峰。妈妈的眼睛变得失神,一丝口水从嘴角流出来,妈妈的声音变得嘶哑,「啊……」,一声呻吟以后,掐着李伟然肩膀的手滑落到李伟然胸前,李伟然却还想要动着。

  「不要射进去,今天是危险期。」妈妈想让他的阴茎从身体里出来。

  李伟然一边冲刺着,眼睛都发红了,仿佛听不到妈妈的话。

  妈妈的手用力推着李伟然,「你出来……不行……不能射在里面……啊」
  「啊……绮雯姐……我要射了……」李伟然仿佛要射在里面了,却因为两人的体液和汗液有点滑溜,被妈妈推开了。

  只听见「啵」的一声,是阴茎从蜜穴里退出了的声音,两人的性器间还连着一丝透明的液体。

  妈妈因为冲力的关系坐在了地上,背靠着厕所隔间的门,两眼无神盯着李伟然的肉棒,嘴角还带着一丝晶莹的唾液,这是数度高潮后带来的强烈快感导致的。
  李伟然难受的用手套弄着。「绮雯姐,我……让我射你嘴里好吗,我好难受。」妈妈失神的看了一眼李伟然的阴茎,一边穿着粗气,想要摇头避开。李伟然这时候正值高潮的临界点,根本没有理会妈妈的动作。套弄着阴茎凑近妈妈的面前,想要塞到妈妈的嘴里,但是很快,他一下子没忍住,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射到了妈妈的脸上,妈妈皱起了眉头,李伟然一下子慌了神,「对不起绮雯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对不起。」李伟然说着手忙脚乱的拿起自己的衬衫轻轻的擦去妈妈脸上的精液。

  「对不起……对不起……」看着李伟然紧张的样子,妈妈的不快也没有了。李伟然的手在妈妈脸上掠过,小指的地方却光秃秃的,这个小心翼翼害怕妈妈生气的李伟然,为了妈妈差点把命搭上,这根手指是永远回不来了。

  「还疼吗?」妈妈有些心疼地问他。

  李伟然看到妈妈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关心他,有点受宠若惊,回过神来心里一阵开心,「不疼,出来混受伤是常有的事。」妈妈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笑着伸出了胳膊去抱妈妈,妈妈轻轻推了一下,他没有松开,妈妈也就任由他安静的抱着了。

  李伟然的心里觉得欣喜,这个他愿意赴汤蹈火的女人终于正儿八经的看了他一眼,就那一句话,什么都值了。命都可以给你,一根指头算什么。李伟然抱着妈妈心里有说不出的话。

  妈妈或许是累了,或许是当做报答,只是安静的感受着这次的拥抱。许久以后李伟然松开了手,看着妈妈温润性感的双唇忍不住亲了上去,这次妈妈也没有抵抗,任他在自己的口腔内纠缠着。李伟然的舌头很是温柔,轻轻舔舐着妈妈的唇,每一次的吮吸都像是品尝一份美味的甜食。妈妈被这种温柔请问的有些眼神迷离,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时李伟然就离开了妈妈柔软的唇。

  开了隔间的门,没有人在,李伟然看着妈妈轻声说了句保重就离开了。这句话说的很温柔。妈妈看着这个李伟然的背影,疲倦的坐在那里,有些事她能感受的到。妈妈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洗了洗脸整个人清醒很多。

  她已经没那么讨厌这个小个子的李伟然了,虽然之前的很多事都让她心存芥蒂,但自从这个李伟然为了自己差点没命以后,妈妈对他多了一份宽容,觉得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这样关心自己,不由得觉得心里的冰山融化了一些,得到了一点温暖。今晚的月色还是一样的清冷,但妈妈的心情却轻松了一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